pk10牛牛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情困婚城,醉愛一生

情困婚城,醉愛一生

她朝醉 著

完本免費

  情困婚城,醉愛一生是由作者她朝醉所著的一本言情小說,林茵茵和寧澤函是小說的男女主角,小說又名《下一站,幸福》。林茵茵一直以為灰姑娘的故事只存在于童話和小說中,可遇到寧澤函之后,她才發現藝術源于生活。林茵茵自認除了一張漂亮的臉蛋之外,一無所有,而她的閃婚丈夫寧澤函卻是公認的單身貴族,可這樣天差地別的兩個人卻結婚了。
  最近聽網上很多人談起無性婚姻,試管嬰兒,代孕等,實際上,好多都是小說劇情,真實的少之又少。
  和寧澤函的認識,來自一個相親網站,現在想想,心有余悸……因為絕大多數都是騙人的,寧澤函說,我長的還算對得起觀眾,而且,沒那么多破事。
  我不知道,他指的破事是什么?想來,我的履歷很簡單,家境更是清貧,也許是因為,我只交往過一個男人。
  絕大多數男人,都有這種潔癖。
  更別說寧澤函,年輕有為,三十歲的他,已是一家國營企業的總經理,長的……怎么說呢,有那種陰柔美,乍一看,他的側顏比女人還要精致,舉手投足間,還有一種很難形容的獨特氣質。
  總的來說,他就是現實生活中,絕大多數女人的幻想對象!

11萬字更新:2018/05/29

在線閱讀

  情困婚城,醉愛一生是由作者她朝醉所著的一本言情小說,林茵茵和寧澤函是小說的男女主角,小說又名《下一站,幸福》。林茵茵一直以為灰姑娘的故事只存在于童話和小說中,可遇到寧澤函之后,她才發現藝術源于生活。林茵茵自認除了一張漂亮的臉蛋之外,一無所有,而她的閃婚丈夫寧澤函卻是公認的單身貴族,可這樣天差地別的兩個人卻結婚了。

免費閱讀

  第二天,我帶著早餐盒提前來到醫院,父親累了一天,母親的身體,都是我所牽掛的。

  我心事重重,不斷的安慰自己,待會面對母親,絕不能露出半點破綻。

  突然間,病房傳來淺淺的談笑聲。

  我登時愣了下。

  推開房門,忽的發現,江晴竟然來了,此刻,她正坐在母親的床邊,給她耐心的削著蘋果。

  “江晴?”

  她回頭,埋怨的看了我一眼:“怎么,我不來你還打算瞞著我到什么時候,阿姨要手術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訴我一聲,是不是不把我當朋友?”

  我心里一暖:“抱歉……”

  “你跟我客氣什么,要是有需要的地方,直接跟我開口,我跟醫院打了招呼了。”

  她笑著說道。

  我點頭,心里充滿感激。

  父親很早就離開了,為了不耽誤工作,在母親病情穩定后,他坐最早的一班汽車走的。有些辛酸,但在媽媽面前,只能強作微笑。

  一時之間,病房里的氣氛,有了江晴這只唧唧咋咋的小鳥,而變得輕快不少。

  正當我們三個聊天聊得都差點忘記時間的時候,病房門被推開了,我抬眼看了過去。

  “茵茵。”

  謝鴻雁走了進來。

  一身藏青色的西裝,整個人都顯得溫文爾雅,他輕笑著走了進來,拎了很多的補品。

  我一愣,江晴也愣住了。

  但是很快,江晴就反映了過來,笑著迎了上去:“你怎么來這么晚?”

  “抱歉,遲到了。”

  謝鴻雁把東西放在柜子上,先是看向我媽,溫文爾雅。

  “阿姨,好些了嗎?”

  媽媽點點頭,錯愕之余,禮貌的回道:“謝謝你們來看我。”

  謝鴻雁尷尬的笑了下:“我也是剛剛得知狀況,趕緊過來了,醫院這邊,我和院長溝通過,他說您的病情只是突發狀況,他們已經安排了國內最好的醫生為您復診。”

  我媽慌色道:“不用,不用,那,太麻煩你了。”

  “沒關系。”

  謝鴻雁微笑著轉向我道:“茵茵,你還好吧?”

  我愣了住,原本還用責怪的目光望著江晴,暗暗的怪她怎么把謝鴻雁也叫來了。

  江晴伸了伸舌頭。

  “我,很好啊。”我站起來,給媽媽介紹了一下:“媽,這是我大學的同學。”

  “阿姨你好,我叫謝鴻雁。”謝鴻雁不急不緩的道。

  來者是客,出于禮貌,和他對我媽的關心,我連忙招呼他坐下,江晴很開心,一直在謝鴻雁的身邊說著什么,他們說話的聲音很輕,我也沒有刻意去聽。

  “茵茵,晚上一起吃飯吧。”要走的時候,江晴非要帶著我一起去吃飯,說是上次放了我的鴿子,這次一定要好好的補償我,我剛要推辭,媽媽就笑著給我答應了下來。

  “快去吧,每天守在醫院里面,你不嫌煩,我都嫌棄你了。”

  我苦笑,等到中午,只能跟著江晴一起出去。

  謝鴻雁一直跟在我們身后,直到上車的時候,他才搶先一步,替我們開門。

  很紳士。

  飯間,江晴一直沒完沒了的說起我們大學的事,不時,還將我們女生間的私密,當做談資。

  謝鴻雁默然不語,不時,將目光投來。

  忽然間,我覺得有些尷尬,起身以去衛生間為由,想把時間留給他們倆。

  因為昨晚失眠的緣故,腦子昏昏的,用水輕輕的撲了撲面額,感覺清爽不少。

  剛剛出門,就頓在原地。

  謝鴻雁。

  他靠在走廊上,手里叼著根煙,裊裊的煙霧從他的身邊繚繞著,有種說不出的神秘。

  很快,他也看到了我,喝了點酒的眼睛里,格外的清亮。

  我很快就恢復,微微一笑,就準備回包間。

  謝鴻雁身子往前一側,已經將煙蒂扔進垃圾桶,臉上浮現暖意。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生人勿近。”

  他低下頭,認真的看著我。

  我一驚,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保持了安全的距離,左手撩起側臉的頭發,籠在耳后。

  “對吧,所以,你要好好珍惜江晴,不是每個女生都像她那樣,對你這么關心。”

  我故意道。

  “嗯。”

  他面上多了些失落,然而,轉瞬即逝,輕笑,接著,只是左手在口袋里摸了兩下,很快拿出一個黑色的信封,遞了過來。

  “我和江晴,下個月訂婚,到時候,你一定要來。”

  請柬?

  我揚起臉龐,重重的點點頭說:“一定。”

  回到包間,江晴連忙站起身,挽著我的手臂,嗔道:“你們倆說什么悄悄話呢?哼。”

  我臉上一澀,剛要解釋,謝鴻雁已道:“我告訴茵茵,下個月,記得參加我們的訂婚禮。”

  江晴面上登時變了,小嘴微嘟,臉上的幸福,顯而易見,她望向我,低低的道:“我本來想第一時間告訴你的,沒想到,被他搶了先。”

  “茵茵。”

  謝鴻雁的聲音,有些倉促。

  我愣了下,祝福的話剛好卡在嘴邊。

  “離開寧澤函吧。”

  我猛地一震。

  這時,我發現,江晴竟也開口道:“茵茵,鴻雁說的對,你必須要離開那個男人。”

  “他不過是把你當做工具而已,用不了多久,滿世界都會知道,你是個一文不值的存在。”

  我搖搖頭,有些不明白他們在說什么。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牛牛 捷报足球比分app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篮球亚洲 15选5开奖号码 中专怎么样可以报考mba 深圳风采最高奖金多少 大赢家足球比分网 90vs足球即时比分app 福建22选5 吉林麻将怎么听牌 维海配资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新浪 股票配资论坛ぴ杨方配资 哈尔滨麻将单机版下载 旺牛配资 杭州麻将app客服 按天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