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牛牛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武俠 → 寒劍出鞘

寒劍出鞘

花心十一心 著

完本免費

  《寒劍出鞘》是一本不錯的武俠小說,它的作者是花心十一心,文章的主角是常叟,整篇文章的結構龐大完整,文筆豪邁灑脫,主要講述少年常叟母親去世,卻突然被跑出來的一個管家叫少爺,無心詢問太多,只因未能盡到做兒子的孝順,一場機緣,他的武功不斷增強,且看他如何在這江湖闖出自己的天下!
  華燈初上,暮色漸濃。
  在一山麓深處,在一被人遺忘的幽谷,在一天然石洞里面,在一微微泛著昏黃燭光下,有一童顏鶴發老者,安詳而平靜地躺在用草席湘竹做就的竹榻上,微睜著黯淡無光的雙眼,嚼著顫抖的嘴唇,凝視著旁邊神情冷峻的白衣秀士,似乎無限痛苦而又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一字一頓地澀聲道:“好了,老奴總算沒負老主人所托,將最后一關給攻破了,老奴縱死亦可以瞑目了……”
  聞此一言,白衣秀士似乎大吃一驚,猛地一把抓起已是風中殘燭的垂危老人,聲色俱厲地說道:“你說什么?你所說的老主人到底是誰?”
  白發老者不答反問:“難道令堂大人沒有將此事的真相告訴小主人?”
  一提起母親,白衣秀士神情大變,整個身子宛如風中之玉樹瑟縮不已,一時間內陷入無限痛苦之中,那愛與憎仇與恨悲與歡生與死,何須悲憫,何須同情,“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白發老者見狀,不由得心急如焚,忙問道:“小主人,莫非老夫人已經仙逝?”
  字字淚,滴滴血,如筆挺鋒寒的匕首,深深地刺痛著白衣秀士的心。一咬鋼牙,緩緩放開雙手,白衣秀士霍然躍起,轉眼間,神情又恢復了先前的冷峻,背向著白發老者,字字鏗鏘入耳地說道:“老丈,請轉告你家主人,在下今日所欠他的人情,日后定會雙倍奉還,絕不食言!但是,如若他心謀不軌,在下也絕不輕饒!”一頓,暗吁一口氣,拱手道,“言至此,打擾多時,致歉之甚!就此別過,告辭!”言畢,但見身形一閃,人已如一團風飄出洞外。
  “小主人,你不能這么絕情哪,老主人可是你的親生父親呀!”白發老者拉開嘶啞的喉嚨苦苦傾

46萬字更新:2019/04/04

在線閱讀

  《寒劍出鞘》是一本不錯的武俠小說,它的作者是花心十一心,文章的主角是常叟,整篇文章的結構龐大完整,文筆豪邁灑脫,主要講述少年常叟母親去世,卻突然被跑出來的一個管家叫少爺,無心詢問太多,只因未能盡到做兒子的孝順,一場機緣,他的武功不斷增強,且看他如何在這江湖闖出自己的天下!

免費閱讀

  走在綿延遠方似乎沒有盡頭的小路上,常叟突然產生一種患得患失的奇特感覺。這種感覺就像一枚針直凌凌地刺在心坎上,深深地麻痛著自己。常叟不由得發出一聲委嘆的聲息,似是層層的悲憫,又像是淡淡的幽傷。在神秘外衣的包裹下,顯得前程的迷離而且渺茫。走著走著,常叟忽然曳然停下了和諧如一的疾走步伐,倚靠在一顆參天大樹旁,仰望晴天碧空,思憶悠悠往事依依情。正當他沉迷入神之時,忽然

  一聲冷笑在林越間乍然響起,馳緩,在半空蕩開,傳到九霄云天外。

  常叟也冷冷一笑,將包袱搭在背上,肩扛著劍,隨口哼著江南小調,悠哉悠哉自顧趕路,好像那一聲刺耳的冷笑他并沒有聽見似的。

  可是沒走幾步,常叟倏忽原地翻飛,幾乎同時不知來自何方的龐然大物在頭頂呼嘯而過,其勢如離弦之箭卻勝似離弦之箭,然而卻還是追不上常叟的身形,但是可以肯定,這等輕功絕對是一流的。

  常叟幽幽地嘆了口氣,背向著紅衣刺客傲然挺立,如玉樹臨風,豐姿卓然,偉岸中似乎還韻含著一股東山不倒的骨性。

  “初次見面,姑娘出手也太闊綽了吧!”

  “初次見面之禮,當然是非同一般,何況是你!”

  “在下也只是個凡人,用不著如此隆重的禮遇。”

  “堂堂慕容世家的大公子,何時也學會客氣了?”

  “姑娘火眼金睛果然厲害,不過在這里卻派不上用場,可惜!”

  “慕容杰,你少在本姑娘面前多廢口舌,我告訴你,今日你我必須作個了斷,否則我跟你沒完!”

  “姑娘罵夠了嗎?若無別的事,在下也該走了。”

  “想走?沒那么容易!你今天必須給我把話說明!”

  “在下無話可說。”

  “哼!不可一世的慕容杰原來也是貪生怕死之輩,真令人齒寒!”

  常叟疾步前走。

  紅衣少女嬌叱一聲,凌空翻騰,橫劍攔住去路。

  常叟轉身另尋驛道。

  紅衣少女故伎重演,絲毫不讓。

  如此幾次三番,周而復轉,常叟反倒被她弄得哭笑不得,是以插手腰間,好沒聲氣地說道:“我說姑娘,你找不到婆家也用不著如此著急吧,在下與你前世無冤,今世無仇,緣何恁般得寸進尺,為人所難,哪還是個良家閨秀!”

  “慕容杰,你……”紅衣少女幾欲被惹出幾滴眼淚。

  “什么慕容杰,在下根本就不認識此人,真是瞎人摸象,胡言亂語,狗屁不通!”

  “你不是慕容杰?”紅衣少女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下還不至于跟一個姑娘家打逛語。”常叟懶洋洋地轉過身去,滿面笑容地歪頭斜視著一臉驚疑之色的紅衣少女。

  紅衣少女恍見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位懶散而又飄逸,玩世不恭卻也風度翩翩之美男子時,豐腴而光潤的無加修飾的臉上立時布滿了驚異嬌羞歡欣激情愧疚之色,潤白的兩狹泛出一抹紅暈,如敷上一層脂水桃花,那神情,那豐韻,可真讓人心動神馳。

  “真對不起,小女子認錯人了,適才失禮之處,還望公子別放在心上。”

  聲音已是如此甜美,何況又是恁般個絕色可人兒,常叟縱有再大的脾氣也發不上來,是以微微地報以一笑,故作大方地謙和道:“哪里哪里,人非圣賢,孰能無過?天下面目相似者確有人在,姑娘一時心急,偶有失錯,也是常情。在下又怎會為一件小事而耽耽于懷呢?”

  紅衣少女福了福,不無嬌羞地說道:“公子如此氣量,令人嘆為觀止。”一頓,閃爍撲朔迷離而又充滿靈秀之氣的明眸,一咬銀牙,似是下了很大決心,又道,“公子,小女子有一言,請恕唐突一問:公子可是慕容世家中人?”

  “姑娘到底對在下有所懷疑。”

  “情不得已,請公子不要隱瞞。”

  “如若在下當真是慕容府中之人,那末姑娘豈非要失望?”

  “此話怎講?”

  “聽姑娘方才的口氣,似乎與那慕容杰有深仇大恨,倘若在下也是和他們一伙的,恐怕姑娘也就不可能站在這里那么輕松地說話了。”

  “你是危言聳聽!”

  “在下這也是為了滿足姑娘的要求,實話實說而已。”

  “那末,在前邊密林里麻子‘三不保’左俊東說的話,你又如何解釋?”

  “他們的話也可信,恐怕這世上早已混淆是非,不分男女了。哦,想必姑娘是抱定‘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信條,無怪乎叫人看起來有點不倫不類的感覺。”

  “你這人也忒損人了!”紅衣少女恨恨地瞪了常叟一眼,疾走幾步,轉身,又依依地顧首凝望,終于猛一跺腳,似乎無限依戀卻又無可奈何地一步三回頭似疾還緩地離去,只遺留一路芳香……

  見其異狀,常叟心頭又是一凜,情不自禁失神癡想,喃喃自語道:“女人的心真摸不透!”忽聞野鳥驚飛,常叟恍然回神,遂把冷峻掛在臉上,昂首,身形一閃,身如落葉飛絮也似飄然而去……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武俠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