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牛牛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網!手機版

首頁穿越 → 美人盛嫁

美人盛嫁

又一春 著

完本免費

  由網絡作家又一春所著的原創作品《美人盛嫁》是一本很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說的主角是東陵祁和蘇七夜,文章主要描述她是來自現代的傭兵,陰差陽錯得到異寶,卻遭閨蜜男友覬覦,聯合起來置她于死地。她是相府唯一嫡女,空有一身好醫術,卻懦弱無能,最終被庶妹聯合太子害死。 蘇七夜自現代穿越而來,借用她的身軀,擁有百毒不侵的身體,一身極好醫術,她發誓要讓曾經害她的人付出代價!
  東陵睿宇忽然露出陰森一笑,同樣抬起手,然而在眾人看不見的角度藏了一張牌,掌心在賭桌上輕輕滑過,上面的底牌已然被更換。
  他的動作雖快,卻是逃不過七公子的雙眼,面具內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冷笑。
  在她面前玩這種花樣?真是可笑!她蘇七夜當年在拉斯維加斯混得風生水起的時候,他東陵睿宇恐怕連花牌的樣子都沒見過!跟她玩出老千,這不是班門弄斧么?
  當然,此刻不是裝、逼的時候,她故作不知,隨意的翻開牌面看了一眼。
  在她的身后,一道灼熱的視線凝聚在了她手中的牌面上。
  輕輕壓下,靈活的手指隨意的把玩著底牌,一副對輸贏毫不在意的模樣。
  東陵睿宇見她如此自信,心里頓時一陣沒底,雖然早就已經計劃好了一切,可在這個七公子的面前總有一種自己被看穿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很是焦躁。
  蘇七夜見他半天不吭聲,便有些百無聊賴起來,單手撐住自己的下巴,歪著腦袋道:“殿下,咱們光賭金子銀子的,似乎沒什么意思,不如咱們換一個賭注,如何?”
  東陵睿宇冷哼一聲,并沒有立即說話,眼神越過蘇七夜,落在了她身后,似乎是從哪里得到了確切的答案,眼中精光一閃而過,頓時松了口氣。
  不知道是發生了什么事情,此刻東陵睿宇黑沉的臉色稍有緩和,他故作平靜,冷聲道:“不知七公子要如何賭?本宮今日心情不錯,自然奉陪。”

121萬字更新:2019/04/05

在線閱讀

  由網絡作家又一春所著的原創作品《美人盛嫁》是一本很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說的主角是東陵祁和蘇七夜,文章主要描述她是來自現代的傭兵,陰差陽錯得到異寶,卻遭閨蜜男友覬覦,聯合起來置她于死地。她是相府唯一嫡女,空有一身好醫術,卻懦弱無能,最終被庶妹聯合太子害死。 蘇七夜自現代穿越而來,借用她的身軀,擁有百毒不侵的身體,一身極好醫術,她發誓要讓曾經害她的人付出代價!

免費閱讀

  賭桌上,蘇七夜正在和東陵睿宇對峙。

  “是時候,該分出勝負了。”蘇七夜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神色淡淡的說道。

  東陵睿宇挑眉,示意蘇七夜先行翻牌。

  蘇七夜卻是從座位上退了出來,指著桌上的底牌說道:“既然這是攸關蘇姑娘的命運,不如便由她,來翻開底牌,殿下覺得如何?”

  東陵睿宇看了一眼蘇寒月,再看蘇七夜一臉坦然的樣子,并不知道她此舉為何意,心中冷冷一笑。此刻他若是不答應,就顯得沒有風度了,便也跟著起身,退離座位。

  眾目睽睽之下,蘇寒月就是再不愿意,也只能起身,在東陵睿宇的眼神示意之下,扭著腰肢緩緩走到了蘇七夜那邊。

  素手輕揚,蘇寒月柔若無骨的手指自然的翻開桌上蘇七夜的底牌。

  東陵睿宇眼前一亮,這牌正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而他早已換過底牌,這么一來,蘇七夜注定要輸給自己了!

  蘇寒月走到東陵睿宇這邊,緊張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顫抖著伸出手去……就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在這時屏住了呼吸,等待著勝負的出現。

  蘇寒月咽了咽口水,心中害怕不已,干脆一閉眼,用力的將手中的紙牌翻了過來。

  東陵睿宇的底牌一出,眾人皆嘩然,整個七星閣頓時便鬧翻了天。

  “這是怎么回事?!”東陵睿宇難以置信的大吼一聲。蘇寒月立即睜眼一看,直接嚇了一跳,這整一張紙牌,竟然變成了空白,上面都沒有!頓時嚇得雙腿一軟,直接便跪倒在了地上,險些暈厥。

  牌怎么會是空白的?他手里的牌除了他自己碰過,就只有蘇寒月了,除了她還有誰能在底牌上做手腳?!

  “賤人!是你搞的鬼?!”東陵睿宇情急之下再也顧不得什么,蹬蹬蹬上前幾步,“啪”的一聲,用力的甩了蘇寒月一個耳光。

  “冤枉啊……殿下!殿下用臣女雙手作為賭注,臣女怎么可能動手腳……”蘇寒月被打得臉頰紅腫,唇角一抹鮮紅,嚇得臉話都說不利索了。

  周圍的看客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尋常的花牌怎么可能會有空白的,而且太子殿下不是沒有看過底牌,若是空白的,他早已應該發現。

  就在這時,蘇七夜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噠、噠、噠……”

  纖長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叩擊紅木桌面,那富有節奏而清脆低沉的聲音,讓躁動的聲音一點點安靜了下來。

  等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巴時,蘇七夜終于說話,聲音依舊清脆好聽,如潺潺流水從人心頭淌過:“我相信,蘇姑娘并沒有動手腳,至于這里面的問題,應該問太子殿下才是。”

  “你!你什么意思!”東陵睿宇怒喝一聲,眼神卻有幾分飄忽心虛。

  “桌面上的布,乃是浸過特殊的藥水,碰到尋常的墨水便會使得墨痕消失不見。當然了,這藥水對于七星閣特制的牌是沒有作用的。如此看來,殿下的底牌,恐怕不是我七星閣的牌。”蘇七夜慢慢悠悠的說道,話里的意思十分清楚明白,眼里的挑釁更是直接無比。

  蘇七夜的話,你讓所有人都驚了一驚,這是在擺明了說太子殿下出老千,換掉了底牌啊!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了太子殿下,在場的一些客人們混跡在賭場多年,一個個都是老人精了,究竟是誰出問題了,一眼就看出來了。頓時,對太子從原先畢恭畢敬的眼神,變成了有幾分嘲弄之意。

  “你!大膽刁民!你竟敢污蔑本宮出千!本宮乃是當今太子,怎么可能做出這等小人行徑!”東陵睿宇被人用這樣的眼神看著,頓時臉色鐵青,目露兇光的瞪著蘇七夜,若是眼神能夠殺人,她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可饒是他怒火攻心,卻緊繃著身子定在原地不動,他此時要是動手,就坐實了出老千耍賴的罪名了。

  “是否污蔑,百姓們看得清清楚楚,殿下還是將真正的底牌拿出來吧,或許還有幾分贏的可能。否則……”蘇七夜瞟了一眼蘇寒月,懶懶道,“蘇姑娘這一雙宛若柔夷的纖纖玉手,便是在下的了。”

  “砰!”

  巨大的賭桌被東陵睿宇一掌拍碎,變成一灘碎木,強橫的內力讓在場的人都心頭一緊。

  “啊!”蘇寒月顯然是知道了今日的結局,嚇得面無人色,瑟縮在東陵睿宇的腳邊,白嫩的臉上被碎木劃出一道血痕,她抬頭無助的看著東陵睿宇,哭著哀求起來,“求殿下,求求殿下,放過月兒,月兒不想失去雙手啊,殿下饒月兒一命……”

  東陵睿宇卻是不理她,只是惡狠狠的看著蘇七夜。

  蘇七夜依舊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仿佛沒有看見對方的怒火,反而指著碎掉的賭桌,輕笑著道:“殿下內力深厚,勇猛無敵,真是令在下欽佩,不過這張桌子乃是用上好的沉香木制成,殿下可要記得在賭金上面再添上一千兩才行。”

  “本宮還沒輸呢!必然是你這陰險小人在本宮的底牌上面做了手腳污蔑本宮!”東陵睿宇怒氣沖上心頭,再不敢讓她繼續說下去,一時間也是管不了這么多了,干脆喝道,“來人,還不將這也蔑視本宮威嚴、污蔑本宮之人拿下!”

  候在門口的皇宮羽林衛聽到太子的命令,便一擁而入,朝著蘇七夜聚攏了過去。

  蘇七夜沒有半點慌亂,反而淡定嘲諷道:“殿下出千耍賴被在下說破了,殿下這是惱羞成怒要殺人滅口了?不過在場這么多的客人,這么多張嘴巴,總歸還是要傳出去的,除非殿下殺光七星閣所有的人,否則殿下出老千耍無賴的行徑,勢必會在東陵國傳開,到時候堂堂東陵國殿下,便會淪為百姓的笑柄。本公子死不足惜,只可惜本公子若是死了,誰來替殿下澄清,殿下其實并非出老千,而是真的輸了銀子卻準備賴賬呢!”

  話落,圍觀的客人們紛紛發出噓聲,對于太子如此的行徑由衷的表示鄙視。

  “你!你找死!”東陵睿宇徹底被激怒,今日已經足夠丟臉了,還被人如此羞辱,皇家的威嚴已然被觸犯,內力洶涌而起,身子一閃便至蘇七夜身旁,掌風呼嘯而至,眼看這就要落在蘇七夜的身上。

  東陵睿宇的武功可是不低,這一掌若是落實了,七公子必然重傷,在場的一些客人不忍看,連忙閉緊了雙眼。

  然而,掌風自然是沒有落實。

  蘇七夜早已有所準備,之間銀光一閃,一枚發絲粗細,足有一指長的銀針無聲無息的進入了東陵睿宇的身體,讓他連絲毫的痛楚都察覺不到,身子卻是猛然僵住,內力一滯,身體再也不收控制。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穿越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