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牛牛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靈異 → 三燈祭

三燈祭

西翎玖 著

完本免費

  主角是黎笙沈欽的小說是作家西翎玖的原創作品《三燈祭》,文章內容流暢,情節緊湊,主要講述黎笙正值二八年華,卻知曉天命,看過了太多這世上的人看不見的東西與血腥,終于明白,所謂人生當真不是如戲里面唱的一般;沈欽這個高深莫測的男人教會她的是不動聲色的 應對已有的敵人。而歸瘋子教會她的,則是那豎起的那盞燈…
  民國十三年的冬天,金陵下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雪。
  飄著淡淡的茶香的一家小面館里,一群穿著粗布麻衣的圍著爐子聽正對著堂口的一個老先生講故事,這個老先生約莫七八十歲的年紀,兩鬢之上已是花白,額間的皺紋也已經變成了兩條深深地溝壑,嘴巴已經凹了進去,若不是在講故事的時候,眼底發出了那神秘的乃至于有些發綠的光芒顯得格外精明,則當真便要認為他已經老了。
  這個老人姓歸,大家都叫他歸瘋子。
  白日的時候他總是拿著一個破缽坐在橋頭的一個角落乞討,而夜晚的時候他則會坐在這間面館里面神神秘秘的講著這金陵城里面發生的神秘的乃至詭異的故事。
  從前的時候,圍在爐邊聽他講話的人總是很多的,可這些日子,圍在爐邊的人卻是越來越少了。倒不是因為其他,只是因為如今金陵城不太平了,前兩日剛剛周家口那里剛剛發生了血腥的命案,巡捕房至今都沒有查出這兇手來,因而像這樣飄著大雪還伸手不見五指的晚上,但凡是膽小一些的普通人家都是不敢出來的。
  如今圍在這爐邊的,便都是些大膽的人了。

20萬字更新:2019/04/05

在線閱讀

  主角是黎笙沈欽的小說是作家西翎玖的原創作品《三燈祭》,文章內容流暢,情節緊湊,主要講述黎笙正值二八年華,卻知曉天命,看過了太多這世上的人看不見的東西與血腥,終于明白,所謂人生當真不是如戲里面唱的一般;沈欽這個高深莫測的男人教會她的是不動聲色的 應對已有的敵人。而歸瘋子教會她的,則是那豎起的那盞燈…

免費閱讀

  這是黎笙無數次的做這個夢了。

  在夢里面,一個手腳被鐐銬銬住的女人穿著粗布麻衣,她的臉被頭發遮住,她在奔跑,拼命的奔跑,可是她怎么跑也跑不出那條道路,最后,她大聲的喘著粗氣,似乎是已經筋疲力盡的模樣。

  在這個夢里面,黎笙一直都是以旁觀者的身份,她想要去幫那個女人,問她到底發生了什么,可是每次她的手要碰到那個女人的時候,這個夢就消失了。

  這是她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在做的夢,在永安當那個掌柜之死的案子破了以后,她又接連一個月做著這樣的夢。每一次都是那樣,就在她快要接觸到那個女人的身體的時候,這個夢就醒了。

  而這一次,黎笙在夢里。

  她知道這是個夢,于是乎,她還是向以往一樣,想去抓住那個女人的手,她以為這個女人還是會像往常一日還未曾被觸碰便消失了,可是這一次,她錯了。

  在黎笙的手恰恰好觸碰到那個女人的時候,那個女人也恰恰抓住了她。烏黑卻又雜亂的頭發下面隱隱的露出了一雙眼睛,一雙滿是猩紅而又孤獨無助的眼睛,宛若一個死物,在臨終之間訴說著自己最后的最后的哀怨。

  那個女人的手指蒼白而又無力,黎笙大驚,便倏忽一下子掙脫開了她。也就是那一瞬間,她聽到了一聲悲鳴,那聲悲鳴很是尖利,尖利的仿佛又像是在刻意的蓋住什么其他的聲音。

  她想跑,可是跑來跑去都是在那個橋上面。

  滿頭的冷汗。

  黎笙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她醒來了,在這個夢中,她終于醒來了。

  可是周圍的環境確實一片漆黑,沒有絲毫燈光的大橋之上,她竟然孤零零地躺在那冰冷的青石面上,橋下面是一片深綠色的死水,看上去是一片不起波瀾的模樣,而實際上卻像是吃人的野獸在黑暗的深處掩藏著自己的光。

  她在哪里?

  她為什么會在這里?

  無數個疑問在黎笙的腦袋里面打著轉,最終她像是一個激靈想起了什么,一雙原本沉靜如水的眸子突然之間放大。

  周家口的怨橋!

  她倒吸了一口冷氣,眸子倏忽之間觸到不遠處亮著燈的牌坊樓,只覺得一陣惡寒,涼意頓時之間就浸透了四肢百骸。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下意識地想要從橋上站起來,卻在剛剛站起來的那一瞬間,被一個人猛地拉住,一時之間,抵在她脖頸之上的竟是一把白晃晃的刀子。

  “怎么,怕什么呢,黎姑娘,這可是你白日里時常來陪同巡捕探案的地方啊,你怎么這般害怕?”

  低啞醇厚的聲音從她的身后傳了過來,不偏不倚地落在她的耳后根處,使得黎笙在不經意間便紅了臉。

  “我心里坦坦蕩蕩哪怕今日就是有鬼打墻一說,我也沒什么好怕的,不像沈公子,浪蕩不羈,也不知是招惹了多少的風流債,這背后更是有多少艷鬼等著找你報仇呢!”感受到自己被來人的壓制的死死的,黎笙心里的那絲涼氣也漸漸被壓了下去,然而卻而代之的卻是被人作弄了的怒氣。

  若是個不相識的人倒也罷了,偏偏是這個風流貨,黎笙想想就氣不打一處來,只得冷笑著回應他。

  沈欽聽她這么說也不惱,反而是將她的腰肢懶得更緊了些,“黎笙,你好生無情,我千里迢迢地趕回來,你竟是這般想我的。”一面說著,他英朗的唇角一面彎起著,徑直在黎笙的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我今日晚上的戲妝未曾卸得干凈,有毒。”黎笙咬牙冷冷道。

  “哪怕是有毒,本公子也愿意被毒死在這溫柔鄉里。”沈欽一雙英俊的眉目淡淡的彎起,唇角處的痞氣是那種死皮賴臉的微笑。

  黎笙的一雙水眸淡淡瞇了瞇,咬了咬牙,一個轉身,就將沈欽左手的刀子一把奪了過來,繼而輕輕一轉轉到了他的脖頸之上。

  “沈欽,你當真以為這兩年我跟著巡捕房,是半點皮毛功夫都沒有學會?”

  她冷笑著看他,月色下,一雙水眸冷靜而又深沉。

  沈欽的唇角不自然的抽了抽,可是神色卻是陰冷了下來,他一個翻身過去,又立即將黎笙手里的那把刀子打到了一邊。

  一面用力地將黎笙攬進懷里,沈欽的臉色一面更加的陰冷了些。

  “這就是你在巡捕房學的皮毛功夫?”他冷聲問道,左手輕輕地撫上了黎笙的右手腕,輕輕地一擰,便聽得一聲極力隱忍的悶哼。“你在巡捕房學的皮毛功夫不是很好么,好到我今日將你從黎府之中帶出來也不自知,若是今日帶你出來的不是我,而是這兩年被你弄進局子里的犯人的親屬,黎笙,你可知,那把刀子早就劃破了你的喉嚨……”

  沈欽半瞇著眼睛,先前的那副軍痞樣全無,滿是恨鐵不成鋼的冷意。

  “外人倒是也不會那樣壞心思的把我帶到這里,讓我經歷一遍鬼打墻。”黎笙反唇相譏道,清秀的眉眼鋒利。

  沈欽聞言微微蹙了蹙眉,環住黎笙腰肢的手驀地松開。

  “你如今當真還是能夠看得見鬼么?”

  他半瞇著眼,問。

  “萬物皆有其靈性,鬼神也皆有靈,若是人死之后對世間之事仍舊抱有怨憤,可又沒有地方發泄,便也只能通過鬼打墻來表現出來,這沒什么不尋常的。”黎笙抿了抿唇,眼底沉靜。

  隨后,她突然抬眼看沈欽,“沈欽,你是不是也覺得這很荒唐?”

  “我相信你說的,萬物皆有靈性,人亦如此,有靈則通靈。”沈欽扯了扯唇角,將手插進洋裝褲里,身量筆直,“可是黎笙,我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把自己牽扯到這個案子里面出不來的?”

  月色下,他的一雙眸子漆黑而又透亮。如同不遠處牌坊處的燈光,凌厲逼人。

  黎笙無奈地聳了聳肩,抬頭看了一眼天邊的那一輪血月。

  “我實在不適應和一個男人在這月黑風高的夜里進行這樣的對話,有什么白日里面再說吧,據我所知,你這次回來不也恰恰是當這金陵城內巡捕房的頭么?”

  “如今只有法租界還管警局叫巡捕房,這次回來我是以警局局長的身份回來。”沈欽的眸子里面凜冽了幾分,隨后看著黎笙緩緩道,“明日白日你我要談便是關系著周家口這里那個無頭女尸案的事,那是公事。今日要談便是私事。”

  薄唇輕抿,他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修長挺拔的身子往前面傾了傾,在離她的鼻尖僅僅有一公分的距離處,沈欽停了下來,“黎笙,你我之間,只談私事,不談公事。”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