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牛牛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陷入愛情

陷入愛情

蘇如煙 著

完本免費

  陸傾凡季若愚小說是作家蘇如煙所著的精彩原創作品《陷入愛情》,又名《蝕骨寵妻》,全文主要講述季若愚是個普通的公司職員,活了二十五年,從來都沒想過第一次相親竟會約在醫院。 陸傾凡是位外科的主刀醫生,活了三十年,還不曾想過相個親還能收到個人簡歷。 如此奇葩的初遇,卻阻止不了注定的緣分。 當她被繼母逼得無家可歸時,他接到了一通深夜來電。她說:“我沒有地方可以去了。”他說:“那你嫁給我吧。
  從民政局走出來的時候,季若愚看著手中的紅本本,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就嫁了?
  陸傾凡已經去開車了,季若愚站在原地,思索半天還是掏出手機來撥通了好友喻文君的電話。
  “文君,我和陸傾凡領證了。”
  話語一落,清晰地聽到那頭傳來一聲不知是噴水還是噴飯的聲音,緊接著就是一陣嗆咳,最后就是一聲驚呼,“季若愚你瘋了吧?你們才認識多久呢?你不過相個親,有沒有必要這么馬上就把自己賠進去?”
  見季若愚不答,喻文君的聲音馬上又從電話那頭傳來,“你現在在哪?我過來找你。”
  季若愚看著陸傾凡的車子已經開了過來,對著電話那頭的喻文君說道,“改天吧,我再打給你,先這樣。”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陸傾凡的車子已經停在自己的面前了。

383萬字更新:2019/04/27

在線閱讀

  陸傾凡季若愚小說是作家蘇如煙所著的精彩原創作品《陷入愛情》,又名《蝕骨寵妻》,全文主要講述季若愚是個普通的公司職員,活了二十五年,從來都沒想過第一次相親竟會約在醫院。 陸傾凡是位外科的主刀醫生,活了三十年,還不曾想過相個親還能收到個人簡歷。 如此奇葩的初遇,卻阻止不了注定的緣分。 當她被繼母逼得無家可歸時,他接到了一通深夜來電。她說:“我沒有地方可以去了。”他說:“那你嫁給我吧。

免費閱讀

  從民政局走出來的時候,季若愚看著手中的紅本本,總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這就嫁了?

  陸傾凡已經去開車了,季若愚站在原地,思索半天還是掏出手機來撥通了好友喻文君的電話。

  “文君,我和陸傾凡領證了。”

  話語一落,清晰地聽到那頭傳來一聲不知是噴水還是噴飯的聲音,緊接著就是一陣嗆咳,最后就是一聲驚呼,“季若愚你瘋了吧?你們才認識多久呢?你不過相個親,有沒有必要這么馬上就把自己賠進去?”

  見季若愚不答,喻文君的聲音馬上又從電話那頭傳來,“你現在在哪?我過來找你。”

  季若愚看著陸傾凡的車子已經開了過來,對著電話那頭的喻文君說道,“改天吧,我再打給你,先這樣。”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陸傾凡的車子已經停在自己的面前了。

  坐上車去之后,側頭看了一眼正在開車的男人,總覺得那么不真實,明明一個星期之前,兩人還是陌生人,就因為一次相親,而現在,他已經是自己的丈夫,而剛剛放進包里的紅本本上頭,已經有了他的名字。

  事情還得從一個星期之前說起,那是季若愚兩年以來第一次踏進醫院。

  第一章

  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還有人能把相親地點定在醫院里的。正常人誰會把相親地點安排在醫院?

  托從小身體還不錯的福,季若愚長這么大沒來過幾次醫院,所以對這個陌生的、充斥著病菌和消毒水味道的場所并不熟悉。

  手機里的短信上,是文君傳來的關于這次相親對象的資料,除了姓名和供職單位之外,連個聯系方式都沒有,季若愚有些一頭霧水,皺眉片刻還是撥通了喻文君的電話。

  電話響了好幾聲才被接起,那頭的喻文君聲音有些鼻音,朦朦朧朧好像剛睡醒的樣子,起床氣使得她語氣有些不悅,聽著這電話的確是季若愚打過來才會有的專屬鈴聲,直接就埋怨起來,“季若愚小姐!你知不知道現在是幾點?擾人清夢是要被凌遲處死的!”

  喻文君是季若愚多年的好友了,對于自己這老友那如同蝙蝠一般的習性,她是再熟悉不過了,毫不客氣地回道,“已經下午兩點半了,睡到這個時候還不醒的人,才應該凌遲處死吧?”

  喻文君疑惑地嗯了一聲,然后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上頭的時間的確顯示兩點半整整的,于是輕描帶寫一筆帶過了自己賴床的事實,直奔重點,“說吧,什么事兒?”

  季若愚抬起頭來,電話貼著耳邊,眼睛看著這幢高大的建筑,上頭一個大紅色的十字,長順人民醫院幾個字矗立在樓頂上,昭示著這幢建筑的工作性質。

  “我想請問下,相親地點安排在醫院算是個什么事兒?還有,除了姓名和職業,我連對方的聯系方式都沒有,這叫我怎么找?難不成……我去門診掛個號?”

  這的確讓季若愚有些困擾,她生平第一次默認自己淪為大齡女青年的同時,第一次準備相親,但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眼下這么個情況。

  于是只能求助于自己的好友,兼此次相親的中間人,也就是喻文君小姐了。

  那頭文君語氣義正辭嚴,“知足吧你!誰讓你忽然來興致急著要相親?我手頭也沒貨啊!這個還是托我爸的朋友物色的,人品相貌沒得挑,你就主動點,自己想想辦法唄,實在不行,就去掛個號,乖!先這樣,我接著睡了。掛了。”

  話語一落,喻文君就果斷掛掉了電話。

  季若愚聽著電話那頭忽然斷掉的嘟聲,看了一眼手機屏幕,臉上的表情有些無奈。

  自己這個老友……也算是個奇葩了。這么多年感情,就這么把自己給打發了?

  無奈歸無奈,季若愚終于還是走進了醫院門診大廳去,因為現在才剛到下午的工作時間,所以門診大廳的人并不多。

  季若愚還真鬼使神差地走去掛號,只是應該掛哪個科室的,她卻是有點懵了,自己壓根就沒病,只是眼下看來,沒病還來醫院掛號,倒還是真的有點神經病了。

  又翻出手機看了一眼喻文君先前發過來的消息,“陸傾凡,三十歲,長順人民醫院肝膽外科副主任醫師。你就明天下午兩點多的時候去看看吧,那時候他正好午休快結束要上班了,聊得順再說,聊不順,反正他馬上就要上班了,你也就可以趁機開溜了。”

  她還倒真是替自己想得周到。看著這信息,季若愚無奈地笑了一下。

  “請幫我掛肝膽外科陸傾凡醫生的號。”說著,季若愚已經從包里拿出錢包來,準備付掛號錢。

  “今天陸醫生不坐診,你掛肝膽外姜主任的吧。”工作人員看了一眼電腦屏幕之后抬起頭來對季若愚說著。

  不坐診?那……

  “那怎么辦?我是來找陸醫生的。”季若愚眉頭已經皺了起來,里頭的工作人員朝著季若愚多看了幾眼,然后就說道,“那你去住院部看看吧,陸醫生應該在。”

  “好的,謝謝。”季若愚說完之后就轉身離開。

  住院部,住院部。季若愚心里念叨著,看了一眼門診大廳的路牌。

  沿著門診大廳往后,就可以通往住院大樓了,只是在走向住院部大樓的路上,她忽然頓足下來,門診大廳的公示牌上掛著眾多門診醫生的照片。

  照片都是一樣的淺藍色作為背景顏色,每個醫生都身穿著白大褂笑得溫和。

  季若愚很快就在這牌子上找到了陸傾凡的名字,照片上的男人一張年輕英俊的臉,若不是已經得知他的年齡的確是三十歲沒錯,還真沒辦法相信照片上這男人已經而立之年。

  而下頭對于他的履歷,倒是讓季若愚有些吃驚起來,畢業于復旦大學醫學院臨床醫學本碩連讀,然后在美國霍普金斯醫學院攻讀博士。

  雖然季若愚對于醫學這些并不太了解,但是還是知道一些的,但是美國那些個院校……可不是想進就能進的。

  看來文君奇葩是奇葩了點,的確是不說假話啊,還真跟她剛才電話里說得那樣,人品相貌沒得挑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牛牛 老虎机论坛虎 七星彩49组头尾期期准 pk10最牛稳赚2码计划 百盈快三骗局揭秘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彩票6码跟计划倍投 pk10官方软件下载 二八杠技巧口诀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时时彩任二稳赚并不难 三公游戏单机版下载 北京pk历史开奖记录 双色球如何买不赔钱 官方pk10app 大小单双哪个平台最正规 分分十一选五走势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