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牛牛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亂世美人:公主傾城

亂世美人:公主傾城

陌上輕寒 著

完本免費

  亂世美人:公主傾城是由網絡作家陌上輕寒最新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書中的主要人物是慕容瑾拓跋嗣。慕容瑾是一舞傾城的青城長公主,和親東晉,戀上溫潤王爺,卻不想只是一場錯付。再回國,風云突變,面對皇族間爭斗和新帝的打壓,她糾結其中。因緣際會那時少年,鮮衣怒馬,冷傲輕狂。世事難料,美好承諾轉眼成空。天下生變,國亡宮傾,何去何從?
  清晨。慕容瑾伏坐在席毯上,正打量鏡子里自己的容顏。
  漁兒正幫她梳頭裝扮,慕容瑾摸著自己的小廝發式說:“漁兒,沒想到你的技藝真不錯噢。”
  漁兒把小冠系好了后,望了望鏡子里的小姐,如釋重負一般露出了笑容:“小姐,這下可知道漁兒的好處了吧”,說完把一邊的淡青色男裝給拿了過來。
  慕容瑾看了看衣服的顏色,蹙了眉:“真難看。”
  離姑姑也過來瞧見了,“將就穿吧,本就是扮了隨從的身份。”

75萬字更新:2019/04/27

在線閱讀

  亂世美人:公主傾城是由網絡作家陌上輕寒最新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書中的主要人物是慕容瑾拓跋嗣。慕容瑾是一舞傾城的青城長公主,和親東晉,戀上溫潤王爺,卻不想只是一場錯付。再回國,風云突變,面對皇族間爭斗和新帝的打壓,她糾結其中。因緣際會那時少年,鮮衣怒馬,冷傲輕狂。世事難料,美好承諾轉眼成空。天下生變,國亡宮傾,何去何從?

免費閱讀

  清晨。慕容瑾伏坐在席毯上,正打量鏡子里自己的容顏。

  漁兒正幫她梳頭裝扮,慕容瑾摸著自己的小廝發式說:“漁兒,沒想到你的技藝真不錯噢。”

  漁兒把小冠系好了后,望了望鏡子里的小姐,如釋重負一般露出了笑容:“小姐,這下可知道漁兒的好處了吧”,說完把一邊的淡青色男裝給拿了過來。

  慕容瑾看了看衣服的顏色,蹙了眉:“真難看。”

  離姑姑也過來瞧見了,“將就穿吧,本就是扮了隨從的身份。”

  “瑾兒,你可妥了?”是三哥的聲音。慕容瑾急急地跑了出來。

  慕容鎮看了眼前的人兒,倒是一愣,旋即低頭抿嘴笑了。

  “怎么了?不好看嗎”慕容瑾噘著嘴一臉狐疑。

  “好看。好看得不像侍從。”

  一路車馬顛簸來到城西校場外,早聽得校場內鼓號齊鳴,眾軍齊呼,武器整齊劃一的操練聲。慕容瑾暗暗地問:“三哥,我們不能進去嗎?”

  “過來,小齊。這里是我們被允許離校場最近的距離了。”三哥叫了她此時的稱呼。她看見三哥此刻長身玉立,雙手交于背后,一臉嚴肅。

  過了一會兒。慕容鎮看了看慕容瑾:“我們去那邊玉龍門候著吧,一會車馬過道。”

  通往玉龍門的長街兩邊,旌旗飄飄,武士持矛而立。慕容瑾看到駐防宮城的宿衛軍,來來回回調兵遣將,嚴陣以待的樣子。

  士卿大夫、皇室宗親早立在特定的地方等候,梁冠朝服,一派凜然。慕容鎮也只不過朝幾個認識的人抱手行禮,并未問候。小杜和慕容瑾被留在了士卿圈外,只得伸長了脖子向里翹望,好在人亦不算擁擠。大家都斂聲靜等,不敢高聲。

  果然一會兒,角號嘹亮,一支軍隊浩浩湯湯而出,為首一位騎高頭大馬的將軍,正是新晉中軍將軍、散騎常侍的瑯玡王——司馬德文。慕容瑾已料到那人的身份,急急地往前探首。只見馬上之人一身白色勁裝戰袍,未著盔甲卻威嚴無比,玉容健姿,馭馬前行,好個英姿颯爽的少年將軍。可惜離她還是稍遠,面容不辨,但形容尚在。

  慕容瑾依稀記得兩年多前,自己尚十歲初來晉國,處事怯弱。上元節宮中熱鬧,宗親貴胄聚集一園,紈绔士子、嬌貴千金禮儀繁瑣。席間慕容瑾向三哥尋了由頭暫去,獨自挑了清冷處看著別樣的宮燈。

  正看著,一陣有力的腳步走來。慕容瑾緩緩抬頭,直視眼前的少年。少年十四五歲的年紀,玉冠錦裘,卻面容清瘦,星目冷冷。少年未料到眼前的小丫頭敢盯著他,也是一怔。一旁的侍從隨即說:“王爺,這位就是南燕郡主。”

  慕容瑾才驀地想起什么,這就是那位瑯玡王,當今皇帝的唯一胞弟,連忙福了身緩緩道:“見過王爺。”

  瑯玡王反應冷淡,并不看她,只淡淡地“唔”了一聲,轉身欲走。

  忽然間,宮中焰火四起,天空中一片閃耀。慕容瑾頓時驚喜,她是第一次看這么精彩的焰火,一時間高興過頭,竟不禁發出:“哇,好美。”

  正望著空中焰火的瑯玡王,聽到嗟嘆,又轉了身看向一邊的慕容瑾,眼神里是不屑。慕容瑾這才意識到自己的不妥,有些狐疑地緩緩抬頭看向瑯玡王,那眼神里是什么:不屑?憤懣?也不是,還有些淡淡憂郁。一時慕容瑾的心忐忑起來,三哥總是囑咐自己小心翼翼。

  許是看出慕容瑾的不安,少年王爺嘴角一翹,露出絲哂笑,轉身離去。

  慕容瑾對于瑯玡王的短暫一面,時至今日她記不清他的樣子了,只記得那個不屑神情,還帶著些憂郁。多年以后慕容瑾才明白那眼神里的東西。

  正想著,忽然間,禮樂響起,鐘鼓作鳴。是皇帝的御駕。

  天子儀仗威風而來。龍旗招展,九龍華蓋。

  慕容瑾直覺明黃一片,甚是扎眼。

  明黃華蓋下,威儀步輦,皇帝緩緩而來,遠觀并不能一睹天子儀容。一時間,只聽兩邊跪拜聲一片:“吾皇萬歲,萬萬歲。”

  呼聲一波接過一波。聲勢浩大。

  慕容瑾伏地大拜,頭貼在地上脖子都壓酸了。

  片刻后,早就下馬而來的中軍將軍司馬德文快步向前,步輦外十步之遙行稽首之禮,其他外臣將軍皆在百步之外。

  平身之后,皇帝執其手而言其諄諄,表情似有戚戚。

  這些外人是見不到的。

  此時這瑯玡王卻躊躇滿志,反是安慰皇帝:“陛下勿憂,臣弟定當全力除賊以解當下之憂。皇兄親送,臣弟感激涕零。懇請陛下相送至此,末將告退。”

  司馬德文退走,然后俯身再拜。后踏步而行,至隊伍,躍身上馬,再遙遙還禮。

  此時眾卿早已起身相拜,言語皆鼓舞士氣、吉祥送行之語。

  片刻喧囂之后,帝輦起駕。眾人俯首一片,口呼萬歲。

  慕容瑾卻耐不得性子了,剛才本就個子矮小落于后面,緩緩抬頭想看個究竟,窺見天子儀仗,直覺得一種與生俱來的威嚴感襲來,心口怦怦直跳。環視瞬間又瞥見立于馬上的月白戰袍,披風隨風而卷,面容仍舊不清,只覺那人寒意逼人。

  馬上的司馬德文旋看皇城,睥睨眾人,一眼瞥見了眾卿之外那個大膽的窺視,雙眉緊鎖,頓生寒意。好在那人也嚇得趕緊低了頭,他收回了目光,策馬而行。大隊人馬隨后,浩浩湯湯行出玉龍門。

  身為南燕郡主,慕容瑾卻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盛大的帝輦,連同將軍出征也屬首次。燕王慕容德一生都是馳騁馬上,然慕容瑾都沒見到過父親出征的陣儀,她只記得父親喚她瑾兒的慈藹。

  打仗其實不用這樣的陣勢,此番出征,帝輦親送,無非是為了給天子和皇室立些威儀。正直亂賊橫行,此舉用意明顯。天子可不是什么人能見到的,這樣大的聲勢,尋常官民自然是心生畏懼,由畏懼生威嚴,由威嚴生萬民歸順。

  帝王之位由來讓萬人生懼,也讓強者生羨。亂世當道,主懦而禍生,群雄逐鹿,只為一人之巔。

  狼煙四起,內外困頓,司馬皇室接連敗北的消息也在帝都傳開,一時間朝野內外一片惶恐。一個月后傳出晉朝連陷三城,孫恩反賊一路北上,逼近健康,而恒玄此刻正借平叛之舉索逼晉室,大有作亂之趨。

  帝都。煙花三月,繁花正荼縻。帝都依舊維持了表面的喧囂。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牛牛 河北时时走势图 时时彩评测网 2018时时彩平台排名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 彩票助理一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单双玩法 酒吧5个骰子玩法及讲解 重庆时时稳定计划app下载 彩票打印软件 大小单双和值怎么玩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网 北京pk10二期五码计划 曾道长四肖开奖资料 百人炸金花无限金币版 黑龙江时时lm0 网上购彩票合法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