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牛牛

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御寵醫妃謀天下

御寵醫妃謀天下

月緣 著

完本免費

  御寵醫妃謀天下是由網絡作家月緣最新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該小說的主人公是古冼幽乾祁燁。他冷酷無情,是北衛國大皇子,英勇的驃騎將軍,可她卻看見了他眼中的孤寂。 他如沐春風,是北衛國二皇子,是她最不想傷害的人。 她是風雪涯醫女,古冼幽,有著和他一樣的孤獨,他們被彼此同類的氣息吸引。
  因而此次出現,最大的目的便是解冼幽之愁。
  從風雪涯到燕京城,古白有心叫冼幽看看外面的景色,并沒有急著趕路。一路行來,景色宜人,不同于風雪涯的終年飄雪,此時正值四月,萬物復蘇,鳥語花香,冼幽早已經沉醉于這不同的風景中,心胸驟然開闊,眉間已多了些少女的歡快。
  沿途也經過了很多城鎮,遇見了各種各樣的人,和西塞的牧民,和風雪涯上的學徒截然不同的人,農民、商人、平民,這些都是冼幽不曾見過的,能出來,真是太好了。
  但不可否認,無論之前經過的哪一座城池,都沒有眼前的燕京城來得雄偉恢弘,城門高偉雄立,每一塊城磚似都透露著一股歷經風霜的古樸之氣。

105萬字更新:2020/02/29

在線閱讀

  御寵醫妃謀天下是由網絡作家月緣最新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該小說的主人公是古冼幽乾祁燁。他冷酷無情,是北衛國大皇子,英勇的驃騎將軍,可她卻看見了他眼中的孤寂。 他如沐春風,是北衛國二皇子,是她最不想傷害的人。 她是風雪涯醫女,古冼幽,有著和他一樣的孤獨,他們被彼此同類的氣息吸引。

免費閱讀

  因而此次出現,最大的目的便是解冼幽之愁。

  從風雪涯到燕京城,古白有心叫冼幽看看外面的景色,并沒有急著趕路。一路行來,景色宜人,不同于風雪涯的終年飄雪,此時正值四月,萬物復蘇,鳥語花香,冼幽早已經沉醉于這不同的風景中,心胸驟然開闊,眉間已多了些少女的歡快。

  沿途也經過了很多城鎮,遇見了各種各樣的人,和西塞的牧民,和風雪涯上的學徒截然不同的人,農民、商人、平民,這些都是冼幽不曾見過的,能出來,真是太好了。

  但不可否認,無論之前經過的哪一座城池,都沒有眼前的燕京城來得雄偉恢弘,城門高偉雄立,每一塊城磚似都透露著一股歷經風霜的古樸之氣。

  往前行去,竟是排起了一條待盤查的長龍。

  輪到冼幽古白二人時,負責盤查的守城兵習慣性頭也不抬的問到,“哪里人士,做什么的,可有通關玉諜,快快拿出來。”

  邊問著,邊伸出手似乎還要搜查盤纏和搜身,古白哪里又是這么好相與的。

  雖則面對冼幽時每個正行嬉皮笑臉的,可到底是風雪涯古家家主,豈是隨隨便便就能叫人搜身的?

  古白一邊側身避過守城兵欲要搜查的手,一邊遞上一物道,“在下風雪涯人士,不曾有通關玉諜,只有身份玉諜。”

  并未答到所來為何,卻見那原本有些傲慢不耐的守城兵肅然起敬,“竟然風雪涯的醫者,久仰久仰,您能來到燕京真是太好了,還快快請入城!”

  這前后態度反差之大,此守城兵變臉之快,叫冼幽嘆為觀止。

  “這位小哥,不知為何入城盤查竟如此之森嚴呢?”

  雖從未出過風雪涯,可這一路路經數城,并未見如此嚴查,是以冼幽不禁開口問道。

  聽見冼幽發問,守城兵才發現原來老醫者身旁還有一人,身材并不高,勝在挺拔,墨發長束,唇紅齒白,好一個俊俏的小公子!

  “這位小公子有所不知,半月前我北衛與南楚正式宣戰,大皇子驃騎將軍率領十萬大軍在鄴城正打的不可開交呢,因而這半月來盤查格外森嚴。”

  說到這兒,守城兵倒似乎不好意思,湊過來小小聲的道,“聽聞,是防止細作入城。”

  似乎覺得甚是有趣,冼幽也起了玩性,學著這守城兵的模樣湊過去細聲道,“原來如此,多謝小哥相告啦。”

  說完還對著他燦然一笑,這一笑燦若煙花,明媚若陽,古白從沒見過笑的如此發自肺腑的開心的冼幽,這一趟,倒也值了。

  那守城兵也被這一笑看花了眼,這小公子聲音軟孺若孩童,身量似乎也未長成,這明亮的笑容越發襯得其唇紅齒白,竟是有種雌雄莫辯之感。

  “小公子客氣了,小公子也是風雪涯人士?年紀輕輕便師從風雪涯,真是了不起!”

  “瞧我這,就不阻著兩位入城了,快快里邊請!”

  守城兵慣會看人眼色,再磨蹭下去不說近乎套不著,反是惹人嫌了。

  冼幽和古白便漫步而入,一入城門口,滿是鮮活的人氣兒。道路兩旁滿是小販,有賣布釵的,有賣冰糖葫蘆的,有賣包子的,還有替人算命的,五花八門,無奇不有。

  小販后面林立著各式商鋪、當鋪、酒樓、茶館,無不精致,沉淀著一股國都的底蘊,竟絲毫看不出有受戰火的侵襲。

  冼幽當真是大開眼界,迎面所見令她有一種豁然開朗之感,只覺心胸開闊。

  別說是冼幽這個初出茅廬的小丫頭了,就是古白,亦是不得不感慨一句,乾少卿這個皇帝,了不得,了不得。管中窺豹,從這燕京城之景可見北衛之一角。

  古白可沒有忘記此次出現最重要的目的,看見冼幽這模樣便安心了。

  “徒兒,為師帶你四處逛逛吧。”

  說完便率先往前而去,這燕京城他算是熟悉,燕京變化不大,只更加繁榮,新增了許多商鋪,但那些百年老店也依然在。

  他帶著冼幽逛了許多衣服首飾的店鋪,冼幽興趣缺缺。反而是去到一些古玩、奇珍店,冼幽更感新奇,左看看右看看,倒也樂乎。

  不覺已是響午,古白領著冼幽去了珍寶閣,遠遠看見珍寶閣的時候,老頑童古白又開始賣弄了起來。

  “冼幽你有所不知,珍寶閣在這燕京,不,甚至在整個北衛都是赫赫有名的,他家的食物可真是美味佳肴,保準叫你流連忘返!”

  “要說起珍寶閣的名品,還數那杏仁佛手、八寶鴨、鳳尾魚翅和白爬魚唇,論茶的話,信陽毛尖是最好的,飯后再來個四喜乾過就再好不過了。”

  “我的好徒兒啊,待會兒咱們就挨個兒嘗嘗吧,放心,師傅結賬。”

  說到最后,好似一個等待夸獎的孩童般眼晶晶的看著冼幽,冼幽無奈了,自家的師傅哦。

  “好好好,師傅,可咱們兩個人可吃不了那么多。”

  聽到這,古白便知是過了徒兒這一關了,區區小問題可難不倒這個滿肚子壞水的家伙。

  “咱們可以打包呀!”

  理所當然,理所當然!

  冼幽再說不出旁的話,反被他氣笑了,這個貪舌的老頑童。

  這幾句話的功夫,冼幽二人已經行至珍寶閣門口。

  珍寶閣二樓的某間包廂內,有個男子靠窗而坐,只見他墨發以一紫金冠束起,眉如遠山,鳳眼狹長,嘴角含笑,好一個風光霽月的翩翩佳公子。此刻,他正興味的看著樓下的冼幽二人。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牛牛 捷报比分即时足球比分赔率 足彩比分推荐最准的 智富配资 皇冠即时比分 杭州麻将怎么玩 羽毛球比分直播网址 辽宁35选七最新开奖 德州麻将app下载 吉林快3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 福州麻将有什么技巧 股票融资融券买入是什么意思 腾讯游戏欢乐麻将外挂 男篮世界杯比赛比分 11选5安徽 德州麻将游戏下载